首页 > 美文 > 正文

青花手镯(9)上


更新日期:2018-10-12 00:25:48来源:网络点击:265763
魔法科高校的劣等生剧场版,魔法科高校的劣等生,魔法纪元,足球加时赛多长时间,足球技术,足球国家队世界排名

9(上)

安竹。王安然。王子乐(le)。王子乐(yeu)。出了电梯。卢松一个人上去了。卢松看着安竹。他还是怕安然伤了安竹。但是。现在这个时候。他不能护着安竹。一同回到房间的两个孩子黏着安竹坐在沙发上。安然叹一口气坐下了说:“安竹姐。你晓得我为什么现在不上去吗?”自然而然的安然称她为姐了。

“为什么。”安竹不解。

安然叹道:“我不想一会儿看到那些姻脂俗粉。在卢松哥面前卖弄风骚的女人。恶心。以前说。那个女人喜欢松哥。我都反感。实话对你说了吧。我也喜欢松哥的。何况我们是亲戚。可是。听大哥说松哥喜欢你时。我一点都没反感。以前吧。总是听说。那个那个女的喜欢松哥。这次反而说是松哥有喜欢的人了。我好好奇。一点儿也没嫉妒。你说巧不巧。刚才一见你时。我就明白了松哥为什么会喜欢你。那是因为你干净。没那些个浊气。”

“姑姑。舅舅不喜欢你。是不是你有好久没洗澡了。”子乐(yeu)咯咯的笑着插话。

“大人说话。小孩子别插嘴。”安然教训道。

接着说:“刚才松哥说让我长大点。我逗他说:长大点是不是就娶我了。你也看到听到了。他推开我说:不会。其实。我都30了。可是我的性格吧。就像个十七八岁不懂事的孩子一样。我也想。成熟老练。像个剩女一样忧郁一点。可是。我就这性格。算了吧。谁爱爱吧。不爱也就拉倒。安竹姐。我看你也没忧郁呀。哈哈哈。”

安竹:“哈哈哈。有什么时候好忧郁的。婚姻是一回事。年龄是另一回事。你这样的性格。我很喜欢的。真诚。不过呢。像我这样简单的人。觉得你坦诚。直爽。是好样的。你讨厌的那些个姻脂俗粉的人。也许就不这么认为了。”

“管她呢。安竹姐。你真喜欢我的性格。”

“嗯。真喜欢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你看。你和卢松是亲戚。卢松爱我。你却直言不讳的对我说你也喜欢他。如果换成别人的话。像我这样的。王大哥对你说过我的情况吧。也许就要对我冷嘲热讽一翻了。而你没有。你还说。喜欢我。也自然而然称我为姐了。”

“那有什么呀。没上过学那也不代表就不优秀。”

“咚咚”两声敲门声。打断了她们的谈话。安竹站起来开门。是卓远。他说:“姐。不好意思。堵车。不过还好。刚好六点。快换上。”安竹接过卓远递过来的礼服盒子。卓远这时看到安然也在这儿就惊讶的问: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

安然反问:“我为什么时候就不能在这儿?”看来是老熟人了。好用不着介绍了。而且说话都有点冲。安竹也不理他们了。就进卧室换衣服去了。戴上了青花手镯。画了一点淡装。因为安然与卓远都知道。戴上也无防。一会儿出来。

子乐(yeu)子乐(le)说:“姑姑。您是仙女下凡吗?”

安然重拍了一下卓远说:“为什么给安竹姐设计出这么漂亮合体和礼服来?”

卓远说:“这能比吗?安竹姐的这套礼服。安竹姐参与了修改的。”

“那我的这个。不是我也参与了修改了吗?”安然辨道。

安竹说:“安然。你这礼服也很合体的呀。就是……”

“姐说。他以为他好了不起似的。”安然好气愤的样子。安竹也不知道他之间有什么样的过结。就看着卓远。

卓远对安竹说:“姐。说吧。安然这套礼服吧。我觉得很不错的。可是又觉得多点东西。细看吧好像又少点什么。就是说不上来那里不好。”

安然说:“到底是多还是少啦?”

卓远说:“不是说了吗。说不上来。请安竹姐姐说一下。你那么哪么烦人。”

眼看两人就要吵起来了。安竹稍举一下手让他俩静下来说:“好了。好了。我说。这套礼服很好的。就是裙子的摆。不长不短的。在那里卡住了。”安竹看着他俩。还有两个孩子都在安静认真的听。就继续说:“我与安然刚认识。但是就安然的性格吧。这个裙摆如果到膝盖上。安然直爽的性格。青春活力朝气就张显了出来。如果裙摆长度像我这件一样长到脚踝这个位子。安然高贵的身份。优雅的姿态也就呈现了。可是。现在那裙摆把这两个优点都给卡住了相互牵扯着。所以。就觉得总是不顺眼。但是又说不上来的感觉。”

“那现在怎么办呢。”安然问。

卓远走到她面前。蹲下向上捋了捋裙摆。站起来说:“剪。”就从自带的工具包里拿出剪刀来。对安然说:“脱下来。”

安然:“啊。那我不就裸体了。”

“没人看你。我只做裙子。”卓远说。

安竹把安然拉进了卧室说:“脱下来吧。”

安然嘟起个嘴脱了礼服。安竹拿了出来递给卓远。卓远把礼服平铺在桌子上。从工具包拿出尺子。几下子就剪好了。在用手上缝纫机绕了一圈。说:“好了。”子乐(yeu)子乐(le)眼都没眨一下。看卓远就像完魔术一样。只一会儿。姑姑的裙子就好了。安竹拿去让安然穿。安然出来。子乐(yeu)子乐(le)说:“这下看起来才像我们的安然姑姑吗。”

卓远对安竹说:“姐。你真是太高了。”

安竹说:“那里。其你也意识到的。只是一下了卡住了。可能是每天看的。做的太多。有点眼疲。脑疲。所以就找不到答案了。”

安然说:“要不是安竹姐。你想今晚丑死我。”

“懒的理你。来。安竹姐。我们上去吧。子乐(yeu)子乐(le)走。”卓远就伸出了胳膊让安竹挎上。安竹轻轻的挽着卓远。

卓远对子乐(yeu)子乐(le)说:“看。我和安竹姑姑配不配呀?”

两个孩子说:“不配。安竹姑姑和舅舅配。”

“哈哈哈。”安然笑。

子乐(le)说:“不过卓叔叔和安然姑姑倒相配的。”

卓远:“哈哈哈。好!我把安竹姑姑送给舅舅。就娶安然姑姑。做你们的姑父。好不好?”卓远认真的说。

安然白了他一眼说:“谁嫁你呀。”

安竹这下才明白。这两人在她这里打情骂俏来着。

安然对安竹说:“安竹姐。我们上去。你戴上这青花手镯。就是今晚的焦点。卢伯父会恨你抢了她的风头的哦。玩笑啦。玩笑啦”安然又忙解释。走了几步。安竹想到了鞋垫。就去拿已经用礼品盒包好了的鞋垫。她把青花手镯拿了下来。她觉得今晚戴不合适。何况卢父与卢母对她的态度也不明确。再出来时。安然看到她没戴手镯就问:“安竹姐。你为什么把手镯给脱了呀?”

安竹说:“我不想。成为焦点。”就一同出上楼来了。

卢父的简短演讲刚讲完。大家都在鼓掌。两个孩子走在安竹的前面。卓远与安然走在安竹稍后一点。这样的队形很是突显了安竹的美丽。子乐(yeu)。子乐(le)大声说:“我们来了。”大家都回头看来。两个孩子大家都是知道的。安然就不用说了。卓远吗。这里有好多女宾客穿的都是她的作品。只有安竹他们不认的。然而。此时的安竹又是那么的养眼。

子乐(yeu)偏头对她说:“姑姑。他们都在看您。”

安竹说:“他们在看我们。好。进去吧。”就对大家微笑着大大方方的走了进来。那一瞬在台上的卢松也迷定了一会儿。才说:“请大家自便用餐。”

这时大家才各自拿着盘子。去拿食物。

卢母看到安竹没戴青花手镯说对卢父说了。

卢父说:“我说过。安竹是个懂事的孩子。”

卢松看到安竹没戴青花手镯。心里很是不快。说好了的。为什么不戴。等一下他要去质问安竹。说完话后。卢父与卢母进了休息室。安竹她要把礼物给卢父。让安然带子乐(yeu)子乐(le)去吃饭。自己向休息室走去。卢松赶到安竹进休息室之前站在了安竹的面前质问安竹:“竹。为什么没戴手镯?”

安竹看着卢松。说:“现在不合适。”就敲门。

卢父:“请进。”

安竹推开门就和卢松一起进去了。说:“伯父生日快乐。这是我给您的小小礼物。不成敬意。望伯父笑纳。”

卢父说:“小安。来了就好。还带什么礼物。好。伯父收下。出去吃饭去吧。”

“哎。”安竹应道。

这时卢梅带进来三个人说:“爸。秦叔叔和苏阿姨还秦玲一起来了。”

卢父和卢母站了起来说:“老秦。小苏。请坐。这是秦玲吧?你不是在国外吗?”

秦玲说:“卢伯父好。卢伯母好。”分别坐下了。

秦父说:“前两天刚从法国回来。刚好赶上你过生日。就带她来认识。认识一些老朋友们。以后如果工作上的需要还请大家多照顾。照顾。”

卢母问:“从法国回来。还没结婚吧。都没接到你家的喜柬。”

秦母说:“没有。连男朋友都没有。我们也老了。让她回来也好相互有个照顾。不要老在国外。都30多了。也该成个家了。让我们享享天伦之乐。”

安竹退了出来。关上门。

秦父问:“刚才那姑娘是谁?蛮清秀的。卢松女朋友?”听的是卢松和卢梅心花怒放。

卢父说:“不是的。是远房的一个亲戚。乡下孩子。来找事做的。刚好碰上我过生日。叫她来吃吃饭。”这话就像一把刀插到了卢松的心上。

卢松赶忙说:“爸。不是的。不是这样的。”

卢梅也紧张的说:“爸。妈。卢松对你说你们说的好清楚了的。爸!妈!”

“不是哪样的?”卢父严说:“出去招呼客人去吧。我和你秦叔叔。苏阿姨说说话。”卢梅看着卢松。把他拉了出来。

卢松说:“姐。爸。骗我。刚才我还责备安竹。说好了的为什么没戴手镯。是不是安然对她说了什么。她与安然又不熟。安然为什么和安竹到安竹的房间去。是不是爸让她去对安竹说些什么。姐。我一点都没考虑安竹的相法。我还责备她。刚才还那样的语气。质问安竹为什么不戴青花手镯?安竹会不会误会了我。现在不用问了。冰雪的安竹是不会在这样一个态度不明朗的气氛下戴上它的。姐。我心里难受。”卢松语法零乱的说着。

卢梅说:“姐心里也难受。先就这样吧。招呼客人。”

卢松看到安竹正与两孩子。安然。卓远在一桌吃饭。开开心心的说着笑。他也拿了一点食物向他们走去。

这时。母亲走到他面前说:“卢松。去陪陪你秦叔叔。也和秦玲多了解了解。”卢松不知道刚才。父母与秦家说了些什么。现在他没空相想这些了。他要给安竹一个道歉。他刚误会了她。他不该那样的质问她。一点都没考虑她的处境和感受。

“妈。我想陪安竹。”卢松请求。

卢母说:“小安。不用陪。安然和卓远在陪着呢。”就拉起卢松转身走了。卢松看着安竹。安竹看到了卢松的无奈。

安然说:“卢松哥。怎么一回事?安竹姐姐在这里也不来陪陪。卢伯母又是那么一回事?”

卓远看着安竹什么也没说。卢松对他说过安竹的顾虑。看来一点都没多余。今晚来的大家闺秀。硕。博高学历的女子来了少。还有一些企业精英。她们大多是冲着卢松来的。

以前。这样事常有。卓远就常和他开玩笑说:“只要你卢松一句话。这些女人全都在你的跨下。”可是卢松的回答是:“可是这些女人。我一个都瞧不上眼。我对她们无话。”

现在。卓远不会在开这样的玩笑了。他们都伤不起。卓远也是那么喜欢的尊重安竹。卢松有了安竹。安竹又是那么的不染浊气。就像他一直喜欢安然一样。安然虽说没安竹那么的净也有一些个浊气。但是简单的安然不俗气。也不张狂。更不会贴脸去献媚。安然讨厌那些风骚的女人。

秦玲看着卢松说:“卢先生。刚才你家的那个远房亲戚的礼服好合体。她到那里买的。我可以去问问她吗?”

卢松冷冷的说:“问了也没用。你穿了不合适。”

秦玲说:“是吗。你那么肯定?我穿过法国‘姬龙雪’。我还穿过。”

卢松摆了一下手说:“就因为你穿过那些品牌。所以她穿的礼服你不合适。市面上没有卖的。”

“这么说。是请专人设计咯。”秦玲说:“那我就更得问问去了。是那位设计师设计的?我也想做请他做两套。”说着就站了起来向安竹这边走来了。卢松想拦。也来不及。何况餐厅是如此多的人。只好跟随着过来。他不想任何一个人伤了安竹。

安然看到卢松对秦玲的态度与表情。秦玲走了过来就站了起来。向是要打架似的。秦玲走到他们的桌前彬彬有礼的说:“请问一下。卢伯父家的远房亲戚。你那礼服是那儿做的还是买的。可不可以告诉我。我也想买或者是做两套来穿。以后出入各种宴会也好多几套礼服。”说完就坐了下来。

安然说:“哎。什么意思吗?你没看见这是一张小桌子。就坐了下来。你不问问我们同不同意!”安然火冒。

秦玲挑性的说:“我有事问一下。卢伯父家的远房亲戚。那就请你让让。”“啪。”安然真的来火了。拍着桌子指着秦玲说:“请我让。你算老几。这是我们先坐到时这里的。”这一下。餐厅的目光全都引到这儿来了。

卓远站起来赶紧劝安然。说:“安然。冷静点。”

子乐(yeu)。子乐(le)抱着安竹。子乐(yeu)。说:“姑姑。我怕。”安竹抱抚着两个孩子说:“不怕。”

并对秦玲与安然说:“有事好好说。都吓着孩子了。桌子小了。我和孩子让。”

“没让你让!”两人同时大声的对安竹说。

子乐(yeu)吓哭了。子乐(le)大声的说:“不许欺负我姑姑。”

心情不好的卢松他怎能容忍别人如此对安竹这样说话。卢松厉声说:“那么爱吵架是吧!你俩都给我滚到外面吵去。外面挺宽敞的。也不会吵着别人!”这时双方父母也过来了。向对方道歉拉走了自己的孩子。卢父卢母也说了一些客气的话。大家这又才恢复了平静。这事儿在宴席常有发生。大家也见怪不怪了。

卢松坐下对安竹说:“竹。刚才对不起。我不应该那样的质问你的。”

“啊。”安竹没明白。

卢松说:“我不该责备你。没带手镯。我没考虑你的心情。”

“哦。”安竹关心的说:“我没怪你。不要想那么多。都累了一天了。好好吃点东西吧。”并问俩个孩子还要什么。她好去给她们取来。子乐(yeu)。子乐(le)也说不上来。

安竹就说:“那我们一起去取吧。”就带着孩子离开了餐桌。看着安竹离开了。卓远说:“松哥。怎么了。那么大的火气。”

卢松难过的说:“刚才爸。完全的否定了安竹与我的情感。秦叔叔问安竹是不是我女朋友时。爸说:不是。只是一个远房亲戚。来找工作的。刚才你也听到了秦玲的问话了。”

卓远不知如何是好的问:“那你?”

卢松说:“我不知道。明天。一大早我就要飞曼谷。安竹会不会以为我就是这样按排的也拒绝了她。安竹一直都对我说过她的担心。这看。今晚这些女人一个个的。唉。你刚才也看到了。就为一张桌子。安竹为了平消争吵。也会退让。”

安竹带着孩子们回来了。满满一盘子。安竹逗子乐(yeu)。子乐(le)说:“吃这么多。等一下。进不了电梯。你俩就回不了家了。怎么办呢?”

子乐(yeu)说:“回不了。刚好和姑姑睡。”

子乐(le)说:“那我也多吃点。也好和姑姑睡。”

“哈哈哈。”安竹违心的开心。

如果是平常的话。卢松也会开玩笑说:“那我也多吃一点。”可是今晚。他没这个心情。

看着安竹和孩子们开心的聊。卢松忍着泪对安竹说:“竹。你也多吃点。”

安竹看着卢松一眼的泪水轻声问:“松。你怎么啦?”其实。安竹是明白的。当卢松和卢梅在休息室外说话时。她就明白了。在加上秦玲的问话。她就更清楚了。但是。她这样问卢松。是因为她不想让卢松现在就知道她知道了卢父和卢母否定了她。她想让卢松好好的吃一餐饭。

又看着卓远。卓远低头吃着。

卢松说:“我去招呼一下客人。卓远好好的照顾你姐。”就站起来离开了。

其实。他好想好想多陪安竹坐坐。听她和孩子们说话。可是。他心乱如麻。安竹一句问话:松。你怎么啦?他就想抱着安竹大哭一场。告诉她。爸妈否定我们的情感。

这时安然也回来了。嘴里念叨着:“什么人吗。从法国回来了不起。硕士了不起。还什么亚洲首席执行官了不起。还不得照样穿衣吃饭上侧所。哼!”

卓远问:“谁。”

“还有谁。不就是刚那个泼妇啰。还想打松哥的主意。门都没有。我呸。”安然愤愤的说。

卓远轻咳一声提醒安然。安竹没有理会陪着孩子在吃饭。她在想着卢松。

大家都吃好了。服务生开始收盘子。把桌子向两边移。台上也开始摆上了乐器。客人们大多到时休息室去了。抽烟的男士就到时抽烟室。一下子。餐厅就空旷起来。

子乐(le)问:“要做什么了。”

看来。孩子们也是从不参加这样的宴席的。

安竹说:“要开舞会了。”

卢松走到安竹身边问:“竹。会跳舞吗?”

安竹说:“会。简单的。”

“那就好。等下。第一支曲我和你跳。我想好好的和你说说话。”

“合适吗?现在这样的环境。”

“那有什么不合适的。你是我女朋友。是我的爱人。”卢松在给自己鼓励。

相关:

梦里梦外的你昨晚。梦在延续…… 梦中的你高大、年轻。 我跟在你身后。到达每一个目的地。一路上欢笑不断。幸福在蔓延。梦里的每一个画面就如小时候我喜欢黏在你身后发生的每一个片断。多么熟悉啊! 清晨。梦醒了…… 梦外的你。不再年轻。皱纹爬满双脸。白发满头。 此刻。我们没有在彼此的身边。你在里面用双手给我们堆砌幸福的天堂;我在门外捧着书本泪流满面……

恭贺新年今天是农历大年三十了。一个辞旧迎新的日子。也是一个表达情谊的时刻。我衷心祝愿我的朋友阖家团圆。幸福美满。身体健康。新春快乐!谨此送上我的祝福!雨点给你们拜年啦! 短短的文字里面藏着浓浓的情。   宽大的网海里你我携手并肩行。   静静的深夜里您迈进我的心中。   就这样默默的祝福您欢乐无穷。   虽天各一方隔屏遥望心心相通。   虽不曾目面互吐真言遥相呼应。   曾多少次醉卧在您的美文之中。   曾多少次被您言行举止所感动。   新年的钟声再次唤醒你我的梦。   我们继续踏歌曼舞迎接春的影。 网络无边情谊连。   轻敲键盘心儿欢。   隔..

二十岁,你好十六岁的花季。十七岁的雨季。十八岁的天空。十九岁的人生。二十岁的社会、16岁佛似在昨天。二十岁却已是今天。转即间。5年竟无声无息的过去了。我还没来的及触摸。青春。在怎么挥霍。也逃不过一世炎凉。 回望这一两年间。工作。一直在漂浮着摇摆不定。夏日。气温、闷热的发慌。干燥的空气里。着实让自己感受到盛夏的炎热。发白的日光悬在天空。像极了一个火球炙烤着大地、令人有一种屈服的姿态。聋拉着脑袋不敢正视它的强烈。冬日、风雪交替。冷的发抖。寒冷的风向身体袭来、头的刺痛、嘴的发紫。手脚的冰凉。着实自己。但依旧不感到一丝暖意。处于这样的环境。感觉自己..

相关热词搜索:魔法科高校的劣等生剧场版,魔法科高校的劣等生,魔法纪元,足球加时赛多长时间,足球技术,足球国家队世界排名

上一篇: 沿途风景更美丽
下一篇: 夜半钟声晚,只想听雨眠